茶艺才女袁勤迹:她把美丽留给人间

发布时间:13-06-28    资讯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浏览:

在网上浏览茶文,得知我国茶艺表演界的名人袁勤迹已于今年2月21日病逝了。我在去年夏天曾听津门书法家陈云君先生说她病情严重,陈先生还题写了“勤迹精神”的条幅托人转送给她。我并未想到她患的是癌症,心想也许今后她只是难得再出现在茶艺表演舞台上而已,反正她的事业已经很辉煌了,绚丽之极也该归于平淡了。一代茶艺名师如此过早地香消玉殒,令人惋惜。年仅40多岁的女人,像一杯绿茶刚刚泡到形美味醇的时候,就不幸洒落在地,回归到大自然中去了。这似乎是应了那句古语:“妇之有才有色者,辄为造物所忌,非寡即夭。”想起来不免黯然神伤。

其实我与她素昧平生,只有一面之缘,而且还不曾说过话。那还是前年参加“天下赵州禅茶交流大会”的时候,10月19日的夜晚,在石家庄三字禅茶院。秋夜的凉风中,我看见一位优雅的女人身披黑色披肩,雍容华贵的样子,很有大家气派。当得知她竟是袁勤迹时,我几乎不敢相信。我暗自诧异:这就是茶艺界的“大姐大”,被我称为“南袁北王”之一的清和茶馆的袁总经理,曾经令许许多多热爱茶艺的茶迷倾倒的袁勤迹?我用力追寻着她在我记忆中留存的倩影,但无论如何也觉得相距甚远,判若两人。当她邀陈文华、范增平合影时,他们让她坐在中间,说是这样更能衬托出她的美来。当时尽管我心仪已久却不便流露,觉得来日方长,以后有缘自会相识。我哪曾想到,彼时她已然是病魔缠身,为来参加此次盛会,推迟了手术的时间。这次有幸目睹她那带有倦意的芳容,竟是珍贵的最后一面!

袁勤迹是茶艺之美的发现者和创造者。早在2003年8月22日的《茶周刊》上看到整版介绍她文章和她演示茶席设计的几幅彩色照片,美不胜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牢牢记住了袁勤迹的名字。

“九曲红梅”:红色的钧瓷茶具亮丽华贵,几只品茗杯组成梅花形状,中间那只上了红釉的如同花蕊。身材窈窕,肤色如玉的她,穿的锦缎旗袍上的梅花图案与她所泡的九曲红梅茶十分协调,以致影响我在《玉指冰弦茶艺人》中写出“丝织银雪纷飞,绣染红梅绽放”的得意之句。

“龙井问茶”:晶莹透明的玻璃茶具上细竹枝的图案,清新淡雅,体现出“截青竹,汲清泉,秉清心,插清花”的茶道插花精神。她身着镶有墨绿宽边的白色丝绸华服,纤纤玉手轻轻摇动玻璃杯中正在“温润泡”的细嫩茶叶,婀娜多姿,清香溢远。

还有“菊花茶道”、“禅宗茶道”,设计精美,匠心独具,无不在茶艺百花园中异彩纷呈,引人瞩目。

如今这些堪称经典的茶席设计已成为绝版收藏的艺术珍品,永载当代中国茶艺文化的史册。有位茶人朋友曾对我说,茶圈子很小,出了名又能怎样。是的,袁勤迹的名字,茶界之外的人几乎无人知晓。按说以她的才华若是从事其他艺术,譬如书画、音乐或插花,也许名气会更大。但能在茶艺界享有盛誉,死后得到茶人们的怀念也足够让人欣慰了:山东上千名茶艺师集体向她致敬,这悲壮之举使我联想起有一年在济南趵突泉茶艺馆,一位茶艺师提到她的茶艺技能是袁勤迹所教时脸上露出自豪的神情。有人提议应该在全国百佳茶馆经理会上为她举行个默哀仪式,可见她在茶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么高,难道这不是莫大的殊荣?有人称她为茶艺表演艺术家,客座教授,插花高手,不知她生前取得过多少职称,获得过多少个资格证书,死后是否追授她“高级茶艺技师”的荣誉称号,但逝者已矣,这些对她来说是身外之物,过眼烟云,一切都无济于事了。

不知如今的“清和茶馆”是否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风貌?希望这座久负盛名的江南茶馆不仅不会因主人的离去而门庭冷落,反而因人们络绎不绝的去缅怀已故主人更加生意兴隆。

这篇悼亡之作我本来是想有机会去杭州的时候,专程到南山公墓拜谒她的墓地,有了更深切的感受以后再写,无奈近期内很难脱身,于是又想写完之后将来带上它再去祭奠也好。我并不迷信,不会做那些烧冥币纸钱的俗事,也不会像常人那样献上一束鲜花来寄托哀思,我想除了把这篇文章焚烧以示悼念之外,还可能会随身携带一套精巧的旅行茶具,于沉寂在苍松翠柏中的幽静陵园里,独自坐在她的墓前,泡上一壶淡淡的绿茶,默默无语地品啜。

我企盼在每年的清明时节,各地的茶人能够纷纷来到她的墓地凭吊,愿她的碑前成为鲜花盛开的海洋,上面承载着各式各样的茶船,组成一个个新颖别致的茶席。

袁勤迹,你这位江南才女、当代茶艺界的奇才哟。你走了,离开了号称人间天堂的江南佳丽地,如果我笃信佛教,我一定会为你而欢喜,因为你是去了真正的天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以为,能够长眠于不仅风景秀丽而且还是很多文化名人安息之地的杭州南山公墓,也算是完美了。世上美好的事物总是易受摧折的,人也一样,完美即死亡。人间留不住你的生命,却留住了你的美丽。你的那些照片凝固了瞬间即逝的美丽,无疑会吸引众多热爱茶艺的“小袁勤迹们”去继续从事你倾注了一生心血的事业,“勤迹精神”必将发扬光大。

冠和名茶:源于自然 传统正味的铁观音

最新资讯